“森林衛士”變身“護虎使者”
  來源:黑龍江日報客戶端  作者:孫大海 沈金博 記者馬一梅
2019-04-01 14:24:33

“下雪啦,終于盼到一場雪。”看著滿天飛舞的大雪,可把陳建、張鑫這哥倆兒高興壞了。今年開春,東京城林區下了一場大雪。張鑫說,下雪了,對我們的巡護工作可幫了大忙,山上沒有雪,老虎和動物們一走一過留不下清晰的足跡……

demo.jpg

陳建和張鑫在更換監測設備

“林三代”成了林場“活地圖”

demo.jpg

進行東北虎豹保護宣傳

“暖水壺、面包、咸菜,還有GPS巡護工具……”背起滿滿的工作背包,身穿迷彩服的陳健和張鑫便沿著山路向葦蘆河林場北山處28林班方向前行。“這山腳下的河道附近發現了自東向西的東北虎足跡,咱倆先設個監測相機點,然后再巡一圈。” 陳建對張鑫說。陳建和張鑫是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東京城分局的巡護員,都是“林三代”;不同的是,張鑫在參加工作前是一名退役軍人,當過撲火隊員,而陳建則是林業科班出身,后來當了好幾年營林員。一個能武一個能文,做起巡護工作可謂是絕佳的搭檔。

2014年12月中旬,爾站一林場發生野生東北虎咬死林戶馬匹的事件,這也是國家實施天然林停伐政策后東京城林區首次發現東北虎蹤跡。“那段時間,經常有專家和動保部門工作人員來巡防調查,我們作為向導引領他們上山。”陳健說。長這么大第一次聽說山上有老虎,陳健心里既忐忑又興奮。后來跟著專家學者山上協助調查,一來二去就入了行。為了更好地開展保護和監測工作,該林區資源動保部門開始選調能人干將,而有林場“活地圖”稱號的陳建和張鑫因特長進入動保部門,從此就開始了虎豹巡護工作。2017年,東北虎豹國家公園東京城分局正式掛牌成立,該局奮斗、樺樹和紅旗三個林場所的7萬多公頃施業區被規劃入內,陳健和張鑫的巡護工作范圍又擴大了。“東北虎豹巡護工作是個新興職業,要求心理、身體、技術都要過硬,能干這份工作我覺得挺自豪的。”張鑫說。

“與虎謀食”變為“為虎補飼”

demo.jpg

清山解套

“與虎謀食”,多年前,林區獵戶拿獵槍、牽獵犬,進山打野豬、套狍子,而常年的狩獵下套也是導致老虎搬家的一個重要原因。“全林區大約有20多萬公頃的保護區,僅靠我倆人一年也巡護不過來。”陳健和張鑫說起巡護工作,一個是按照老虎遷徙廊道巡護,再就是依靠林場的巡護員來工作。“老獵人干巡護工作,是最完美的‘跨界’,膽子大、能跑山,最主要是了解動物習性。”陳建說。現在每個林場都有1到2名巡護員,他們放下獵槍當起巡護員,看山巡護、清山清套更是得心應手。

“去年,我們在虎豹公園區域內建了9處野生動物補飼點,冬天雪大的時候,像野豬、袍子、馬鹿等有蹄類動物覓食會變得困難,它們要餓死了老虎就沒有食物吃了!”張鑫說,我們會定期指導管護站的巡護員上山補飼,補飼點的槽子里一般都放一些苞米和鹽之類的食物,這些補飼點能讓有蹄類動物集群活動,能在東北虎重要的活動區域增加有蹄類的數量。以前這些老獵人都是和老虎搶食兒吃,現在卻為老虎保護口糧,這是一個戲劇性的轉變。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demo.jpg

監測相機拍攝到的東北虎視頻影像

雖說有管護站巡護員的協助,但像相機架設、信息采集、定點跟蹤等專業性較強的日常工作還得由陳健和張鑫這兩位“首席巡護員”首當其沖。“2016年2月初,一只體型龐大的成年東北虎,踩著山崗上厚厚的積雪,漫步行走在森林間,面對攝像頭悠閑玩起了‘自拍’。”這是陳健和張鑫在整理野外監控設備資料時發現的一段視頻畫面。這也是該局迄今為止拍攝到的最清晰、最生動、最完整的東北虎視頻影像,對東北虎監測提供了重要的影像數據。

如今,林區區域內紅外相機觀測點已達到150多個,平均3個月就要把這些架設相機的點全走一遍,更換電池,讀取卡內信息或者更換儲存卡。“望山跑死馬”。作為巡護員,每次進山巡護的工作強度都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穿林子,走溝塘,攀峭壁,發現疑似野生動物的足跡就要“跟蹤追擊”,就是為能采集到有價值的數據。

巡護員們進山時也講究門道,入山前都放幾個“麻雷子”,那叫“敲山震虎”,兜里再揣上火焰噴射器,遇到危險直接拉保險,可以驅趕野獸。陳健和張鑫之間還有個剛性契約,就是‘上山不能自己,兩個不能分頭,天黑之前必須到山下。至今,在張鑫和陳建負責巡護的區域,已經清晰拍攝到東北虎活動影像19次之多,還發現過一次遠東豹的足跡,紫貂、馬鹿、豹貓等野生動物也時有發現,這讓他們感到很有成就感。

近年來,龍江森工林區生態建設步伐加快,為虎豹的生存和棲息提供了有利條件,種群數量不再瀕危。能看到虎躍青山、鷺鳴綠水,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景象,就是陳建和張鑫以及更多從事野生動物保護工作人員共同的奮斗目標。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